科学研究
面对“超级细菌” 当抗生素失效时 我们该怎么办
2017-09-04 14:20      作者:admin  

  如今,澳大利亚的医院里患感染性疾病的患者越来越多,除了少量抗生素能够对这些患者进行治疗外,其它抗生素似乎都无法对患者进行治疗。去年由一种细菌引发的感染几乎对所有的抗生素都能够产生抗性,这种感染性菌株称之为“泛耐药菌”,其首次在美国被发现,如今研究人员推测这种菌株已经扩散了。

  耐药性的产生是抗生素使用不可避免的一种后果,从20世纪30年代抗生素被引入以来,几乎所有种类的细菌都会进化出应对抗生素的不同水平的耐药性,但大部分细菌已然对多种抗生素比较敏感,多重耐药性菌株仅会对很小范围的抗生素变得敏感。抗生素通常会诱发过敏症以及其它副作用,而且在治疗严重感染期间,似乎不能够反复改变所使用的抗生素,如果开始治疗耐多药菌株感染时,在你用尽所有疗法选择之前或许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特殊细菌引发的影响不仅简单地依赖于是否使用了有效的抗生素,而且还因这种细菌的毒力所致,因此接触的剂量越大,机体免疫系统发挥的作用就越全面。对多种抗生素比较敏感的细菌仍然会引发危及生命的感染,比如,80%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对当前很多种抗生素都依然比较敏感,但这种仍然会在院内引发很多致死性感染。

  如果敏感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进入到血液中,个体在30天内死亡的概率为13%,随着细菌耐药性的出现,这种死亡概率如今已经增加到了20%。命名为“超级细菌”并不意味着这些感染无法使用抗生素来治疗,但其的确能够说明目前常用的大部分抗生素是没有治疗效果的。当然研究人员就需要研究来寻找新型抗生素,但这往往代价花费较大,目前研究人员所担心的是多重耐药细菌在全球已经广泛扩散开了,而并没有有效的药物来抑制这些耐药细菌的扩散。

  超级细菌到底有多常见?

  最让研究人员担忧的一种多重耐药细菌就是居住在人类肠道中的名为“肠杆菌科”的细菌,这其中就包括大肠杆菌,这些细菌如今已经对名为“碳青霉烯类”广谱抗生素产生了较强的耐受性,而此前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仅用来治疗较为严重的感染性疾病,10年前我们非常自信地认为,澳大利亚的肠杆菌科细菌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敏感的,但如今千分之三的细菌都产生了耐药性,这种耐药性增加了近乎10倍。

  由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细菌引发的威胁生命的疾病在澳大利亚依然非常罕见,但这类耐药性的产生对人类健康带来的威胁已经持续了10几年了,在印度部分地区,28%的肠杆菌感染都对最后的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肠杆菌科细菌的耐药性是如今威胁公众健康一大原因,因为这类细菌感染非常常见,在年轻性活跃的女性中,大肠杆菌能够非常轻易地从肠道进入泌尿道中,个体往往每两年都会发生至少一次膀胱炎,有时候膀胱感染还会逆行至肾脏引发严重的需要入院治疗的感染。

  利用有效的抗生素对膀胱炎进行早期治疗能够有效抑制并发症的发生,但最近研究人员治疗了多名因对所有口服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细菌感染诱发的膀胱炎患者,这些患者并不虚弱,但是唯一能够治疗他们症状的就是静脉注射抗生素或者口服磷霉素,而口服磷霉素目前在澳大利亚并未批准,所有的疗法都非常昂贵而且不太方便。

  在过去10年里,具有多重耐药性肠球菌不断扩散蔓延,2015年研究者发现,近乎一半的澳大利亚屎肠球菌样本都对几乎所有的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相比大肠杆菌等细菌而言,肠球菌从本质上来讲并不算难以应付,但其通常会引发入院治疗的患者出现严重的疾病,尤其是那些移植入患者机体中的外来设备中会不断繁殖,比如心脏瓣膜等。

  尽管如此,很多医院仍然会将机体中携带有多重耐药性肠球菌的患者隔离开来抑制耐药菌传播到易感人群机体中,当然这对于健康系统的花费往往非常巨大。

  一旦抗生素没有了作用 我们该怎么办?

上一篇:为什么有的人不喜欢“啪啪啪”?
下一篇:三分之一痴呆症或可预防
友情链接: